老旧小区加装暖气究竟难在哪里?儿子做美食主播:感谢这个时代,希望锁住流

2021-11-22 18:00:11 文章来源:网络

大河报记者 郭慧颖

目前,郑州已进入“供热模式”,很多小区的暖气管已经热起来了,并且大部分居民家中就能感受到暖意。但是,仍有不少市民向大河报记者反映家中无法通暖的问题。其中,遇到难题较多的就数“老小区加装暖气”。

施工数年为何仍旧用不上暖?

近日,郑州市金水区群办路3号院一居民反映:小区旧房改造加装暖气,2019年施工至今已有两年。目前不知道能否通气,小区居民们着急得很。

11月15日,记者来到了位于金水区南阳路群办路的群办路3号院。一进小区门口,记者发现小区内有不少施工留下的土堆以及略有坑洼的道路。热心的居民告诉记者,这是老旧小区改造的原因,收尾工作还未做完。

“外面的管道早已经铺设完毕了。”居民刘女士指着明晃晃的银色管道说道:“2020年交了钱,先装了家里面的管道,然后才装了外面的管道,前两天来试压了一回。”群办路3号院一共九栋楼500户左右居民,过半同意交钱加装暖气。记者走访了周围的几个小区了解到,有小区提早加装暖气目前已经通上暖。和群办路3号院在同一批加装暖气的几个小区,都受到了疫情等原因影响了施工进度。

“客观因素影响我们都能理解,但是也要理解我们想要尽快用上暖的心。小区里都是上了岁数的,一到冬天你们年轻人还冷,可想而知我们。”住户张女士表示,她几乎每年冬天都要离开家找一个暖和的地方过冬。郑州市热力总公司客服中心告诉记者:“试过压后,看看后续还需不需要整改,如果合格的话预计很快就能用上暖了。”

在老旧小区改造工作中,其中热力改造是居民关注较多的也是争议较大的。过上“暖洋洋的冬日”愿望美好但实际操作中却面临着不少阻碍,老旧小区加装暖气到底难在了哪?

众口难调

家住郑州市中原区冉屯东路西湖春天小区的刘先生反映:从2018年开始,部分业主就想加装暖气,直到今年联系上了一家热力公司备案的施工单位但要达到一定交费比例才能开始施工。“物业发通知让交费,交费的业主不多。人齐不齐心社区和物业也都管不了,所以也就不管了。”居民沈女士说:“觉得收费上不太合理,想再观望观望。”而交过费的业主表示众口难调:“现在特别着急,但又没办法。”

经费困难

“这里住的都是退休的老人,一个月退休金两千多块钱。装一下暖气一下要拿出来几万,也不是个小数目。”群办路3号院的李女士是肉联厂的老职工,也是这个小区的老住户了。“以前也没有暖气,冬天也熬过去了。”她说,因为孩子没有买房跟着自己住。孩子想让装暖气,她也就应了年轻人的要求装上暖气,但小区有一部分住户仍因为“钱”的问题不愿加装暖气。

组织混乱

“老小区平常的管理肯定没有现在那些小区管理做得好,物业只管收收垃圾,安保问题管好就行了。”郑州市金水区绿苑小区居民王先生告诉记者:2018年的时候小区物业挨家挨户上门说要安装暖气,每户要交好几万块钱。最终物业筹集了大约500万元的加装暖气费用,并承诺2019年家家用上暖气。但是到了今年,楼栋里的暖气管道还没有装完,更不要提家里通上暖气了。

南阳路街道办事处西彩社区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当年小区物业公司组织小区安装暖气这件事并没有经过社区,属于物业自己操作。”原来,物业与热力公司互相签订了协议,但是设计管道主管网时经过了孟砦南街,道路规划时将沙口路七号院的车棚和房子一并圈了进去。沙口路七号院小区住户反对,施工只能暂停,而物业和居民也闹起了矛盾。

南阳路街道办事处西彩社区工作人员表示:为了促成绿苑小区暖气加装,社区多次组织协调会。而绿苑小区物业公司也表示:对于暖气一事会负责到底。据了解,目前该小区的暖气加装施工正在进行中。

加装暖气既然不是一家之事,就很可能会遇到矛盾。而其中社区、物业、居民志愿者所发挥的力量巨大。在走访的多个小区中,记者感受到:最终老小区能成功加装暖气总少不了这些人。多次组织调解矛盾负责的社区,有责任心为居民着想的物业公司,以及为了“调节众口”忙前忙后的热心居民。市民表示:有问题便要解决问题,虽说老小区加装暖气困难多。若是大家都齐心出一分力,总有解决的办法。

来源:大河报

极目新闻记者 刘琴

一位年过六旬的母亲,两个身患渐冻症的大龄儿子,运营着一个名为“有娘就是福”的短视频账号。在经历了近三年的努力后,他们终于如愿,“妈妈这几天火了,涨了十几万粉丝,妈妈高兴、感动。”走红后的吕爱梅,在她更新的视频中毫无掩饰地表达了自己斩获流量的喜悦。

“有娘就是福”账号截图

从一个连自己名字都不认识的农村妇女,摇身成为一个玩转短视频的美食博主,吕爱梅告诉极目新闻记者,这是她和两个儿子不懈努力的结果,同时也是这个时代带来的机遇。看见流量的起伏,吕爱梅心里隐隐担忧,她和两个儿子不敢懈怠,希望通过加倍努力锁住流量。

逃离家乡

1961年2月,吕爱梅出生在河南驻马店一个农村的贫困家庭。家里6个孩子,她是老大,由于父亲没有钱送她上学,她只好在家里做农活。“我没有上过学,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认识”。

不过让吕爱梅庆幸的是,20岁那年,她与比自己大13岁的邻村男子相识结婚。婚后吕爱梅在丈夫的爱与呵护下,也曾度过几年幸福的时光,两人曾先后生下五个孩子,其中一个刚出生就不幸夭折。

为了维持家里的生计,吕爱梅曾在驻马店老家做过几年小吃生意。可是好景不长,两个相差十岁的儿子,先后被确诊为肌萎缩侧索硬化症(ALS),俗称“渐冻症”,这让本不宽裕的家庭陷入困境。而这之后,吕爱梅的丈夫也患上神经性耳聋,整个人的性情大变。吕爱梅和孩子开始忍受来自丈夫的辱骂与殴打,家庭逐渐失控。

“家里一下三个病人,那时的我很痛苦,也很失望。”回忆起那段艰难的日子,吕爱梅对于生活的描述大多停留在一家人吃饭、穿衣。“买不起盐,都是娘家人送,衣服晚上洗了第二天就要收回来穿上。”

为了逃离丈夫,改变孩子们的生活环境,2012年,吕爱梅骑着一辆破旧的三轮车,带着三个儿子花了近三天,从驻马店骑到两百多公里外的郑州,从此母子四人在一个陌生的城市里安营扎寨。

进驻网络

在郑州,母子四人的基本生活开支,主要靠一个月近1000元的低保和残疾补助。可是,算上房租和就医两笔大头开支,钱始终不够用,于是吕爱梅想到了带着两个身患重病的儿子到街头卖唱。

朱小强、朱小猛兄弟俩

2017年,大儿子朱小强的病情开始加重。吕爱梅介绍,大儿子因肺部感染,做了气管切除手术,靠着各个公益组织筹到20多万元手术费。如今,他只能靠着呼吸机和抽痰才得以生存,体重也从158斤降到了75斤。

两个儿子的情况,吕爱梅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停止了出街卖唱后,一家人的生活更加拮据。直到2019年6月,两个儿子向吕爱梅提议,凭借她曾卖小吃的手艺,尝试创作短视频。

账号名称“有娘就是福”,是两个儿子一起商议后起的名字。“这是他们两兄弟的心声,不能失去娘。”吕爱梅一边说,二儿子朱小猛也在一旁附和。

“大儿子当导演,二儿子来剪辑,我就当厨师,同时也要兼职拍摄。”吕爱梅说,母子三人都是新手,好在两个儿子识字也好学。“大儿子不能动,二儿子用两个手指剪辑视频。”这个过程对母子三人来说都是艰难的。

揉面、打蛋、烹炒煎炸,吕爱梅用手机记录她的生活日常。“一开始很难,我很多记不住,有时候镜头都虚了,有时候一个镜头拍好长时间。”“聚焦”“虚焦”“一镜到底”……走进网络世界的吕爱梅,原本连自己名字都不认识的她,懂得了更多关于视频拍摄的专业术语。

锁住流量

账号头像是他们母子三人的合照,账号简介写道:“老大朱小强,老二朱小猛,俩儿子是渐冻症,生活不能自理,时刻需要我照顾,我不识字没大能力,努力把他们照顾好,让他们快乐生活!”

两年多的时间,该账号已发布516条短视频。“大家好,我是吕妈妈。”“今天给孩子们做一个蛋花汤。”“孩子们,做好啦,你们先吃吧。”视频中的吕爱梅积极开朗,爽朗的笑声、慈祥的笑容引发网友的一致好评。

如今,他们已经在多个短视频平台上运营了美食短视频账号“有娘就是福”,共有30余万粉丝。

直播带货、收礼物,成了吕爱梅最主要的收入来源。与此同时,吕爱梅还会收到网友寄来的各种爱心礼物。

“我这一个星期很火,好多人跟我打电话。我真的很感谢媒体,感谢这个时代。”吕爱梅坦言,之所以有了她与两个儿子不懈的努力,才会引发网友的关注,媒体的报道则为他们带去了更多的流量。

不过,吕爱梅也发现自己在网络中的流量总是起起伏伏。“一年前我被媒体报道后,也曾在网络火了一段时间,那时候直播时有20多万人观看,可没过一个星期,直播间就跟从前一样,只有几个人了。”她为此还对直播产生过排斥心理,近一年没有开播。

近一个星期,吕爱梅一家经媒体报道后,流量再次达到高峰。“我们一定要更加努力,不让流量再丢失。”吕爱梅说。

更多精彩资讯请在应用市场下载“极目新闻”客户端,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欢迎提供新闻线索,一经采纳即付报酬。24小时报料热线027-86777777。

来源:极目新闻

上一篇:江苏发生5.0级地震,我同事:以为猫在推·南京双城互视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怒江生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